湖北日報訊 從“河北第一秘”李真到“上海第一秘”秦裕,再到近來網絡熱議的冀文林等“秘書五人組”……近年“秘書腐敗”現象引人關註。作為領導幹部助手的秘書,本應無權無勢,卻為何能成為一些人眼中的“二號首長”,墮入腐敗深淵?
  近日,一名從事秘書工作十幾年的省級機關工作人員,在接受採訪時談了他工作中的所見所聞和感悟。
  秘書與貪腐官員那些事兒
  【秘書自述】這幾年官場小說流行,其中有不少關於領導幹部秘書的內容。事實上,絕大多數領導幹部秘書都盡職盡責、恪守本分。但秘書多多少少會介入領導幹部的生活,而且作為工作助手,如果跟的領導腐敗了,秘書很難幸免。
  【記者調查】“秘書腐敗”案通常有三大特點:一是角色異化,不僅是助手,還扮演著“辦事員”、“勤務兵”等角色,成為“大管家”;二是“狐假虎威”,利用工作便利大肆腐敗;三是與領導結成“腐敗共同體”。
  安徽淮南原市委書記陳世禮的秘書王傳東,在任秘書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和特殊地位,靠幫助安排他人與陳世禮見面,為他人在工程承包、產品推銷、企業併購、項目規劃、招商引資等方面提供便利,獲取好處。
  【專家觀點】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說,我國黨政機關應只有工作秘書,如今卻有些秘書給領導辦私事,如幫著接送孩子、買機票,這是不正常的。許多地方和部門對秘書崗位職責儘管有規定,但沒有落實,使一些秘書被視為領導的“化身”,為腐敗提供了“生存土壤”。
  有職無權,為何成“二號首長”
  【秘書自述】領導選拔秘書通常會先框定大致範圍,再由工作人員從符合條件的人中挑選,而實際選拔中,也不乏領導指定人選的情況。一般秘書在服務領導的任內能獲得半級到一級的提拔。領導強勢的能給秘書落實個實職,弱勢的也能給落實個待遇。秘書確實有一定尋租空間,如許多秘書和領導都是異地任職,平時在一起接觸和交流的時間多;即便是本地任職,也還是比其他人接觸的機會要多,影響領導決策有不小的空間。
  【記者調查】秘書雖然名義上沒有權力,但在許多公職人員眼中,當秘書是一條快速升遷的“捷徑”。秘書直接服務對象是領導,這種工作上的特殊性,使秘書被認為是領導“身邊人”,在一些人眼中更是領導的“自己人”,稱其為“二號首長”。
  一些曾任秘書的落馬領導幹部,都有被“火箭提拔”的經歷。例如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曾有過十年秘書經歷,期間從一名部委辦公廳助理調研員,一路升遷為正局級幹部。
  有些領導幹部把配專職秘書當成一種待遇,甚至是炫耀的資本。按有關規定,只有省部級以上領導幹部才能配專職秘書,而實際中,不僅市級領導有專職秘書,縣一級也“照貓畫虎”,只是對外叫法不同。
  【專家觀點】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,一些地方和部門對秘書的選拔任用程序不規範,領導選任秘書不是出於其工作能力,而是對自己是否忠誠,助長了用人方面的不正之風。
  需讓秘書回歸本色
  【秘書自述】近年來特別是十八大以來,各地各級黨政機關對秘書選拔、任用、監督和管理越來越規範,秘書跨部門交流、輪換等制度正在推行。其實秘書也希望能關係單純,把全部精力用在本職工作上。
  【記者調查】十八大以來,從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一系列措施,規範秘書選拔任用和配備。今年3月發佈的《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有關事項報告辦法(試行)》規定,領導幹部的秘書提拔任用的,在作出決定前應征求上一級組織(人事)部門意見。
  目前,各地掀起一股清理違規配備專職秘書的浪潮。今年3月,曲阜市取消秘書配備制度,包括市委書記、市長在內的10位市級領導的專職秘書全部被安排回原崗位。
  【專家觀點】“秘書是職員而非官員,要讓秘書回歸‘本色’。”竹立家說,實現秘書與領導關係“正常化”,需進一步細化秘書崗位職責。
  汪玉凱認為,還應強化領導幹部的責任,“作為領導,須以身作則,如果對秘書違法違紀行為不聞不問,甚至包庇,即便領導自己清廉,也要追究責任。”
  (據新華社北京17日電)
  (原標題:助手·管家·二號首長)
創作者介紹

hkdr

wx88wxzr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